黄杏初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就跟着一起来一觉醒来,竟发现自己躺在小叔叔床上…男人正在卖力地……-快乐育儿手册

2017-09-25 全部文章 99 ℃
一觉醒来fv215b,竟发现自己躺在小叔叔床上…男人正在卖力地……-快乐育儿手册

001 喝酒误事
夜凉如水,新月如钩。
B市水墨花园小区7幢707。
卧室里,叶庭深正摩挲着陆轻澜的秀发,一遍又一遍的唤着思念许久的名字:“轻澜,轻澜……你是我的……”
恩?谁在叫我?
不满的睁开迷离的双眼,眼神似嗔似怪。
许久之后,陆轻澜蜷缩着,沉沉睡去。
而叶庭深,则是贪婪的看了她一夜。
第二天。
“嘶……”小手撑着脑袋瓜子,挣扎着起身,陆轻澜只觉得浑身哪哪都不舒服。
嗯?
混乱的脑子顿时清醒,心扑通扑通跳的极快,眼睛一扫,陆轻澜才察觉到自己的处境。
什么情况?昨天她明明是在喝酒的啊,怎么醒来就在这了?
呃?
猛的睁开眼睛,陆轻澜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一件事。
然而就在这时,柔软的床上传来翻身的响动。
机械般的转身,想要看清到底是什么样的混蛋。却在看到那熟悉的容颜时,脑子短路,心跳加快,小脸煞白。
“小……小叔叔?!”
她……她……叶庭深?
陆轻澜发誓,她这二十几年来,从没有像今天这么懊恼外加害怕过。再也呆不下去,慌乱的拾起自己的衣服穿上就跑。
一路披头散发,魂不守舍的飞奔到家,难为她还记得在玄关处要换鞋。
“砰”的一声,用力甩上房门,陆轻澜把自己关在了卧室中,接着放任自己向床上倒去。
可是,当身体接触到软软的床垫时,叶庭深的脸却毫无征兆的第一时间冒了出来。
抬手,遮眼,叹气。
即使这样,依旧躲不掉。
烦躁的起身,陆轻澜急的满屋乱走。
怎么办?怎么办?叶庭深怎么可能是她怎么招惹的起的!
就在她急的火急火燎的时候,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吓的她心跳都漏了一拍。
思索着是不是叶庭深打来兴师问罪的,陆轻澜半天没敢动,手机也不折不挠的一直响着。
最后常青藤家教网,视死如归的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叶皓炜那个混蛋,陆轻澜心中的无名火蹭蹭的就上来了。
“叶皓炜你丫的还好意思打电话来么你!”没给他说话的机会,陆轻澜跟机关枪似的火力十足,“昨儿个你非拉我去喝什么酒啊你,最后你怎么不知道把我送回家啊。”
两人一向这么说话惯了,叶皓炜倒没听说来她的不对劲,依旧吊儿郎当的开着玩笑:“哎,怎么着,睡了一晚上火气这么大?我怎么就没送你回家了?就为这生气了?”
“放屁!你要是送我回家了,我怎么会……”
“会什么?”
好在陆轻澜及时刹住了话,没把睡了叶庭深的事儿讲出来:“没……没什么。”清了清喉咙,她又问,“那,那小叔叔怎么回事儿?”
002 睡醒,偷偷溜走!
清了清喉咙,她又问:“那,那小叔叔怎么回事儿?”
“哎哟,你还好意思提?”叶皓炜一脸兴奋以及不可思议,“你昨儿个跟八爪鱼似的拽着我四叔不放上下其手,你昨天到底喝了多少啊,从小到大你见他都跟老鼠见了猫似的,昨天还真让我大开眼界……”
叶皓炜还在那喋喋不休的讲着,陆轻澜却是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八爪鱼?拽着不放?上下其手?再想到今早房间里那扔的到处都是的衣物……
下一秒,原本还模糊的记忆一下子就清晰了起来。
昨天她和男友莫杨大吵了一顿,连分手这话都甩了出来,伤心之时一个人喝了不少的酒。偏偏昨个儿又是几个一块在院里长大的伙伴给叶庭深接风洗尘,自己也被死拽了去。
唔……再然后……
“澜澜,你放手,我送你回去。”
“不放不放,我就不放!”陆轻澜死死抓住眼前人的衣服,一副你敢拉我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wescom,说话的时候小手还不停的乱摸一番,“咦?你是谁啊?唔,怎么想不起来呢?”
“小心,别摔着了。”暗叹一口气,叶庭深扶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体,“听话,我送你回家,恩?”
“呜呜……”陆轻澜干脆跟个小孩似的哭了起来,“我不要回去,不要,不要……”
闹完了,陆轻澜又出人意料的紧紧抱住了叶庭深,仰着哭红的小脸蛋,胡乱吻了上去。
“陆轻澜,你别闹,你……”
啊啊啊!回忆到这,陆轻澜再也没有脸想下去了!
这到底是干了多丢人的事儿啊!
不行不行,以后见面得多尴尬!得赶紧跑!
对!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叶皓炜,限你十五分钟内来我家小区门口接我,快!”
“什么情况?你丫的,喂?喂?”
就这么莫名巧妙被挂了电话,叶皓炜简直二丈摸不着头脑,算了,还是先去接她吧。
转身,却被吓了一跳:“嘿,四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急急忙忙找到行李箱,把要用的东西塞进去,手忙脚乱之间,陆轻澜早不知道把自己暗骂了多少回。
没多久,终于收拾完毕。陆轻澜一路小跑到了小区门口,小心翼翼的东张西望着。在看到对面终于出现了叶皓炜的路虎后,急躁的心情稍稍有点舒缓,立刻飞奔而去。
低头,拉门,一下,两下。
恩?怎么还锁上了?
习惯性的咬咬唇,陆轻澜愣是想都没想,也不支声,就一个劲的拉着门,就好像跟它较上了劲似的。
终于,车门下锁。
见状,心下一放松,她麻溜的钻了进去,一边迅速的往旁边座椅上扔着行李,一边头也不抬的问:“哎,我说叶皓炜,你锁什么门呢,你这是防贼防火还是防我呢?你太不够意思了啊。”
“跟你说话呢,怎么不搭理我?”没人回答,陆轻澜略微诧异的抬头,探过身,伸手就往男人肩上一拍,故作不满,“怎么回事儿?你丫……”
却在看到转过身男人的脸后,全身僵硬,血液似乎也在这一刻停止了跳动,原本要说话的话卡在喉咙口不上不下,最后艰难的吐出几字,声若蚊蝇:“小……小叔……叔……怎,怎么是你?”
一句话还没说完,陆轻澜的脑袋就已经低的快要和脚板接吻了。但即使这样,她依旧能感受到头顶上那股视线的压迫,甚至还有丝灼热。
沉默,在小小的车厢中蔓延,空气也似乎变得单薄起来,让人呼吸困难。
叶庭深看着这个一早醒来就不见的丫头,说心里不恼怒那是假的,尤其见到自己后那副害怕吃惊的表情将来的歌。
“怎么就不能是我,恩?陆轻澜?”叶庭深向来是个很会隐藏情绪的人,说这话的时候也只是嘴角微勾了一下。
然而,即使是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陆轻澜身体一颤汤世生。
此刻,她的一颗心焦躁不安,仿佛都快跳到了喉咙口,下一秒随时会蹦出来!
陆轻澜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咽着口水,借此来平复突然急促起来的呼吸。
瞧着她的样子,叶庭深的心情却忽然好了起来,于是故意向她凑近,压低声音说道:“说话,轻澜……”
闻言,陆轻澜一怔,连正常的呼吸也忘了。
轻澜,轻澜……
全世界,只有叶庭深才会叫自己轻澜。
“我……我只是……没想到会是小叔叔你……”逼着自己回答,陆轻澜简直欲哭无泪。
003 我不需要你负责
谁能告诉她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好的叶皓伟来接她呢?怎么会是叶庭深……
她想逃,可是,她没出息的动不了!
她的坐立不安,她的想逃,叶庭深都看在眼里。
拧着眉盯着她柔软的发丝,想到自己要是没回家听到那个电话,这个家伙就会跑掉,叶庭深心里真是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滋味。
然而,这样的念头也仅仅是一瞬间。不管怎么样,他来了,而且,不会再放她从身边走开!就算她只把自己当成普通的长辈那又怎样?他总有办法改变的。
伸手向前,抬起她的下巴,叶庭深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一字一句:“陆轻澜,醒了就想逃?恩?把我叶庭深当什么了?”
陆轻澜被迫仰着头,两人的距离被拉的很近,近的足够暧昧,近的她都能够数清他浓密的睫毛有多少根。
如果,不是他的目光太过锐利的话。
“我……”尴尬的把目光错开,陆轻澜的心砰砰直跳,老脸也不争气的红了起来,程度堪比某动物的小屁屁,而热度,怕是都能煎熟一块牛排到八分了!
“你什么?恩师东兵?”扳回她乱动的小脑袋,四目相对之间,叶庭深步步紧逼,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红透了的脸上,“需要我提醒你昨晚的情况?”
随着他的动作女校先生,车厢内的温度噌的一下就升高了,空气中暧昧的因子也越积越多。
“昨……昨晚的事,只是个意外……”陆轻澜真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居然敢说这么一句话,明明从小到大对他都有种莫名的敬畏。
“意外?好……好……好!”闻言,叶庭深忽然就放开了她的下巴,怒极反笑,“陆轻澜,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一句意外就可以把才发生不久的事抹掉?”
陆轻澜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呆呆的盯着自己的手指就跟着一起来。
几个呼吸之间,叶庭深已经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再说话的时候,恢复成了别人眼中一贯的清润温雅,仿佛刚才的发怒只是错觉。
他看着她,慢慢说道,带着不可忽视的坚定:“既然这样,我们结婚。”
“什么?”陆轻澜十分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颤颤的又问道,“小叔叔,你……你刚才说什么?”
“结婚,我和你。”定定的瞧着她,叶庭深不介意再说一遍。
陆轻澜艰难的抬头看向他,却见他的眼眸深邃无比,像是要把自己吸进去一样,没有一丝玩笑的成份在里面。
舔了舔略微干涩的嘴唇,陆轻澜努力组织着语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殊不知绞在一起的手指已经抖得不成样:“为……为什么?只是个意外啊,我……我不需要你负责……”
“不需要我负责?”叶庭深笑了笑,看似玩笑实则认真无比,“可是,我需要你对我负责。”
“我……”不用照镜子,陆轻澜都知道此刻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更多的,则是悔不当初,喝那么多酒干什么?看吧!酒喝多出事了吧!
“小叔叔……对,对不起啊。我们是成年人对吧,所以……是吧?而且,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们……”
“男朋友?”快速打断她的话,叶庭深嘲讽一笑,“你们不是在闹分手么?”
“我们,我们和好了!”不想被逼婚,陆轻澜只盼着骗过一时是一时。
“好,就算你们和好了。可你确定他现在还是你的男朋友?陆轻澜,你看人的眼光怎么变差了。”
“你什么意思?!”
一股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漫出,陆轻澜目不转睛死死看着眼前的人。
叶庭深却是但笑不语,随即转身,手握方向盘韦神反向q,让车子飞奔了出去。
一路疾驰,黄杏初最后停在了一家酒店门口。
“下车吧。”面无表情的熄火,一把捉住陆轻澜的手,拉着她穿过大堂苏丽事件,按下电梯直奔503客房。
“莫杨,快嘛……”才到卧室门口,勾人魂魄的媚嗲声就飘进了陆轻澜的耳中。
却是让她脸色一白,莫杨?
“莫杨……我和陆轻澜比,谁……谁好……”
“当然是你,宝贝。我爱的一直是你,陆轻澜哪能和你比弃妃魅天下?那个蠢女人,不过是块垫脚石罢了。”
陆轻澜的脾气虽然算不上差,可谁能平静的见证男友背叛自己的事实?
更何况,一大早她还收到莫杨的道歉短信,乞求复合。
“恩……莫杨,我爱你……”
“我也爱你……”
听到这,她再也忍不住,一脚用力踹开了卧室的门。
004 年轻,谁没遇人渣
“啊!”
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响彻卧室!
到这个时候,陆轻澜才看清,床上的女人,居然是沈蓓蓓,她的大学室友,那个被全院学长学弟封为玉女的沈蓓蓓!
而此刻,这个玉女,正依偎在自己男友莫杨身旁,一副楚楚可怜我见犹怜的模样。
可她的声音里却是难掩挑衅示威,丝毫不见柔弱:“澜澜……澜澜,你怎么会在这?我不是故意的……”
“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陆轻澜扬起手就给了她一巴掌,万分不屑,“沈蓓蓓,你给我闭嘴!别叫我的名字!”
紧接着,她又向前跨了一步,视线直逼莫杨:“莫杨,你什么意思!早上的短信又是怎么回事?!”
那一巴掌,不仅是沈蓓蓓,就连莫杨也被愣住了,回过神来的他,无谓的撇撇嘴,索性说开:“如你所见,我和蓓蓓在一起,我……”
“啪!”第二个巴掌再次出乎意料,打断了莫杨未说口的话。
就连在门外没进来的叶庭深,也是微微一愣。
陆轻澜嫌恶的转过头,仿佛再多看一眼都让她反胃:“真是让人恶心!”
“陆轻澜!你什么意思?这么泼妇给谁看!”莫杨也是火了重生之星光路,就算是他劈腿在先,但当着人的面被甩耳光,搁谁谁不在意?何况,他是个男人!传出去了还不得被笑话死?她陆轻澜算什么?!
“你把话说清楚!”
“什么意思?”转头,陆轻澜挑眉,眼睛飞快扫过两人裸露在外的皮肤,神情不屑,“你们太脏,碍着我眼了。‘玉’女和纯情男,还真他妈的般配!”
陆轻澜说完,再也不想多看一眼,高扬起下巴走出卧室,也不管身后沈蓓蓓后知后觉的叫嚣吵闹。
她陆轻澜,决不能在这种情况下示弱,输人不输阵!
走到叶庭深旁边的时候,她仰着头,扯着嘴角挤出一个难堪的笑容:“谢谢你,小叔叔。”
叶庭深皱眉:“陆轻澜,你别笑了,不好看。”随即又轻蔑的瞥了眼卧室里的人,意味深长的说道,“年轻的时候,谁没遇见过几个人渣?何必亲者痛仇者快?”
这一下,算是谁也没有对不起谁么?她和小叔叔?莫杨和沈蓓蓓?
呵,真是彻底分手了呢。
“你很难过?”一路上,叶庭深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她,“昨天晚上买醉也是因为他?陆轻澜,能不能有点出息?”
闻言,其实陆轻澜很想说,我有没有出息关你毛事?能不落井下石么?能考虑一下她的感受么?一夜醒来失了身体又失恋的是她好不好!
咬了咬唇,陆轻澜撇过头,开始了沉默。
她难过吗?
不,该难过的,在昨晚买醉的时候就难过完了,只是她从来没想过的,是这段感情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你该庆幸他劈腿了,结束一段摇摇欲坠的感情,是一种解脱。尽管结束的方式你或许一下子难以接受。”瞥了她一眼,叶庭深不紧不慢的又丢出一句,“现在,我们可以谈谈结婚的事了么?”
结婚?结你妹的婚高平广电网啊!还有没有人性?带着自己来见证男友劈腿,然后若无其事的谈结婚?
不说她刚被劈腿,还没有开始新恋情的打算,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有,也不该是和叶庭深,那个喊了二十多年的小叔叔呀。
难不成就因为两个人发生了关系,所以就要这样?
你见过哪个女的跟自己的小叔叔谈婚论嫁的?更何况,自己那么怕他。
下意识的咬咬嘴唇,陆轻澜不停的给自己打气,不适合不合适,婚姻这种东西没法勉强,绝不能妥协。
叶庭深睥了她一眼,心里好笑,这丫头是用沉默来表示拒绝呢,真是一点都没变。
“陆轻澜。”伸出手,亲昵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柔软的触觉让他说话也温柔了起来,“这么大的人了,不知道系安全带么?”
早在他的手搭上来的那一刻,陆轻澜就僵在了那边,一动也不敢动,更别提现在还弯着腰在帮自己系安全带。
“小叔叔,我……我自己来……”陆轻澜忍住想扶额的冲动,鼓起勇气说道,殊不知自己温暖的气息都喷洒在了他的颈边。
“叶庭深。”
“恩?”陆轻澜不明所以。
叶庭深直起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耐心的解释:“叫我的名字。”
这一刻,陆轻澜突然发现,叶庭深的目光太过深邃,带着不容拒绝。
最终,在几次张嘴的动作之后,她屈服了,别扭之中喊出了很多年没喊过的名字:“叶庭深……”
“恩。”终于听到了自己想听的,叶庭深抿唇一笑,连带着澄净明澈的鹰眼里都染满了笑意,“陆轻澜,想好了么?”
005 背着他去相亲
叶庭深抿唇一笑:“陆轻澜,想好了么?”
“什么?”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陆轻澜无奈抚额,怎么说来说去还是逃不过结婚这个话题?
只不过让她更加无奈的是,没想到她和莫杨分手的事会传的那么快,还传到了陆老爷子那。
她想,庆幸的是陆老爷子并不知道真正原因吧,否则这事还会没了了。
呵,还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呢。
可是,给她安排相亲又是怎么回事?
“外公,我不想去啊。”都被骗到门口了,陆轻澜依旧不想进去,干脆打电话撒娇。
“不行,澜澜!你进去,外公都和人家说好了,快去,做人不能失信,相亲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外公的话也不听了吗?”
挫败的收起手机小微律政,迈着沉重的脚步,陆轻澜朝约好的地方慢吞吞的走去。
“你就是陆轻澜吧?”林聪见有人走了过来,不缓不慢的起了身,懒洋洋的伸手,话里带着一丝吊儿郎当,“我是林聪,陆爷爷让我过来的。唔,和你相亲。”
柳眉几不可见的蹙了蹙,凭借着刚刚几秒的观察,陆轻澜在心里给这个所谓的相亲男贴了标签,傲慢,自以为是。
“恩,陆轻澜山村贞子。”收回手,陆轻澜微微点头,随后就坐了下去。来都来了,总不能借口不知道是相亲立马走人吧。
把包包放到旁边位置,抬头,才发现她的面前放了一杯橙汁。
“我们家都是喝橙汁的,你不介意我也给你叫了杯吧?”见她盯着橙汁看了好一会,林聪笑着解释了番,“我妈说女孩子喝新鲜的橙汁对皮肤好,看你的皮肤好像不怎么好呢。”
本来陆轻澜并没有觉得什么,先点了饮料就点了吧,可拿她的皮肤说事儿可就不乐意了。
“你怎么不喝?我妈说了,橙汁就得趁新鲜喝,这样才吸收的好。依我看啊,你该好好保养保养了,看着皮肤差的,还不如我妈呢。对了云端的日子,我妈还说啊……”
Shit!
听到这,陆轻澜忍不住在心里爆了粗口,一口一个你妈,还有完没完?什么叫我的皮肤还不如你妈了?
这边,陆轻澜的好心情都被破坏了,而那边,林聪还在滔滔不绝的我妈说。
“咦?你怎么不讲话?”许是意识到自己讲的太多宅游记,林聪终于停了下来,打量了一会陆轻澜,勉强满意,又说道,“恩,话不多也还好,我妈就说啊她的儿媳以后不能吱吱喳喳,要不然带出去跌份儿,你这样还算带的出去吧,虽然还没我妈漂亮。对了,我们结婚后呢,你不能干预我的私生活,我妈说了,我们这种家庭呢,外面彩旗飘飘是正常的事儿,你不能有什么想法……”
“等等。”实在忍不住了,陆轻澜打断他的话,“我想你搞错了,我们只是相亲,不是来谈婚论嫁的。”
顿了顿,她接着说道:“我看您还没断奶吧?一口一个我妈我妈,哎,我去,你怎么不找一个像你妈那样的。”
“你怎么说话呢?”林聪最见不得别人说他妈了,这会儿急了,立马就站了起来,“我看得上你是你的荣幸,跟你相亲你就该磕头烧香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出来相亲啊,被人甩了还这么自我感觉良好,没事吧你。”
“那就请左拐出门慢走不送范旭毅!”沉着脸,陆轻澜压根不想再说话,这都是些什么糟心的事儿!
可林聪尤嫌说的不够,不屑的瞥了瞥:“我妈说了,就你这样的,指不定在外做了什么,还想让我来捡破鞋,要不是……”
“啊……你干什么!他妈的!”抹了一把脸上被泼的橙汁,林聪被气坏了,想都没想,伸手就朝陆轻澜打去。
只是,他的手还没碰到呢,就被一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手扼住了手腕!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