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杏初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新疆阜康天气预报【视频】【一家店】温州这家只做三种食材、只限12桌的网红店,在最红的时候却要关停-温州都市报

2015-05-17 全部文章 67 ℃
【视频】【一家店】温州这家只做三种食材、只限12桌的网红店,在最红的时候却要关停-温州都市报


 
在周末,寻一家有特色的美铺,窝在沙发里,听听轻音乐,消磨几天工作来的疲惫和烦心,正是都市白领所向往的。
我们走街串巷,遍访市井三勒浆,寻访这样的小店,今天推出的这家店,希望能给你带去一份惊喜。
本栏目接受推荐和自荐,不管涉及餐饮、民宿、健身、服饰、娱乐等等,都是我们所考虑的范畴。
你的店必须要有格调有故事:我们不求装修豪奢,只求朴实自然;我们不求哗众取宠,只求让人耳目一新。
推荐或自荐店铺,必须介绍清楚贵店的特色,附上照片自然是更好。邮箱:44138989@qq.com,或直接与温都官微小编联系。


这是一家位于城西街的日式烧烤店,每天只放12桌的号,没号的人明日请早,因为好吃成了“网红店”秦洪涛,但近日却因油烟排放问题,被勒令关停整改,今天是这家店的最后一天营业。

前几天受台风影响,天气凉了几天,过后热浪反扑许路儿。温州虽然地处江南,但也热得够呛。下午两三点钟的太阳晒得人头昏英巴图。做为女装批发集中地的城西街,拿货的人已经走了一批,整条街开始有点安静下来,但位于小街深处的一家烧烤店前的热闹才刚刚开始。

这家叫东京小屋台,面积只有十几平方,专做日式烧烤。
店主老胡,80后生人,戴着眼镜,微胖王翠明,乌黑的头发烫过,因为热在头上扎了一个小揪。他18岁前在温州,18岁之后去了日本徐合民,一待就是11年,在日本为许多家餐厅做过厨师。在日本呆久了宁丹琳被打,发现东京再明亮的灯火,也无法让自己有归属感,毅然决然就回国了。钟爱饮食业的他,回国后开过面店、面包店均以失败告终,在被打击了好多次之后,开了这家从进货、制作、收钱统统只有一个人的店。

店虽玖琳凯 小,却硬是被老胡用木头架子隔出了一个前厅和厨房。你别想在店里找到什么装饰,因为墙上除了一张价格表和支付宝的二维码之外,别无他物。刚开业时,店里烤的东西多多了,有海鲜和各种肉类、蔬菜,但越到后面,老胡觉得搞不过来,就开始一笔一笔做减法,减到后来,店里只剩四样原材料——牛肉、金针菇、三文鱼和鳗鱼,近来因为天气太热,店里没有冰柜魔焰长剑,冰箱太小放不下,又把牛肉给剔除了。金针菇、三文鱼及鳗鱼撑起了这个小小的店。

他的店不接受预订,店里一天只接受12桌的客人广众网,所谓的一桌就是一次性来几个人为一组,即两个人也算一桌,六个人也算一桌。这12桌还得分18:30、20:00、21:00三拨时间来吃,“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老胡笑笑。
老胡一般下午到店里,准备好当天要用的食材,放完号,就在店门口挂起两个红灯笼,往烧烤炉里“哗啦啦”码上炭,火舌上扬舔着夜空,小屋台正式营业了侬本痴情。三种食材被轮番上了烤架,在熊熊的烈火中,油脂滴到炭上,时不时“呲”的一声。食材最少,却样样味道惊艳,三文鱼肥美、鳗鱼丰腴得很,让人把减肥这件事先抛到爪哇国。

因为好吃少年王大乔,吸引了一大批固定的客源,也因为炭火现烤油烟太大,导致屡被街坊投诉而被要求强制关停整改。在关停的前一周,老胡就在微信朋友圈广而告之,也许是离愁发酵了食物本身的味道野蛮任务,这段时间来店里吃的人暴增。之前都是18时前客满开始放号,这段时间为了尝到这“最后的晚餐”,下午2点之前店门口已经有人在排队。
市民王先生是小屋台的粉丝,他称自己一直想来吃,但老是拿不上号,在扑空两次之后,果断地叫了跑腿小哥哥,用每小时30元的价格,站了五小时拿到一张号,“150元很值当”,王先生和招牌鳗鱼饭自拍一张之后说。

“什么,又没有号了?”戴着眼镜的张先生在店门口一声“哀嚎”:“老板能不能帮帮忙让我拼个桌,我都来仨回了,上班没办法这么早来排队纪泽希啊,明天?明天我要去杭州出差了。”被告之真没办法拼之后,张先生有些郁闷。
市民李阿姨的心情也不太好,这天是她孙女的生日,孩子在上班来不及排队拿号,就电话李阿姨来拿,新疆阜康天气预报李阿姨以为18时放号,就提前半小时来,谁知号早没有了。她央求老板能不能开个后门黑镜第二季,谁知道老胡却有点恼了,他最不喜欢老年人替年青人来排队,“他还是蛮有个性的”,马子跃被拒绝的阿姨这样评价老胡。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烧烤架的炭火映着每个人的脸,订到位的人喜气洋洋,反之有些郁闷,有些人走了,有些仍心有不甘在近处徘徊不去。
老胡的烧烤真有那么惊为天人?没这么夸张,只是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天天出现近在身边的事物没什么感觉,但如果一旦发现将要失去的时候,都会习惯性忙不迭要挽留,老胡店里好吃的食物,和有限的开店时间恰恰发酵了这一点,才让这几天来吃的人到达一个峰值。

说到关店,老胡说自己虽然坦然接受了,但说不难过那是骗人的,毕竟“它陪了我半年多。”
接下来店还会再开吗?“暂时不会,我要先出去玩一趟,台湾吧,那儿和日本蛮像的。”工作间隙绝代武神,老胡咕嘟咕嘟喝完半瓶水后,轻吐了一口气说。
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小屋台已经关停了。但是应该还会有很多人去怀念,并期待和它再次相遇。与其说是怀念食物的味道,倒不如说怀念的是它每每在深夜在黄昏的陪伴,那些用时间、香气和味道,支撑着一天天周而复始的日子,那些过去就永远不回来的时光。
希望老板再开一家的请点赞表示
来源:温州都市报原创文章 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作者:丁海琴/文 姚卡、舒菡/摄
编辑:温振赛
校对:夏梦
审核:黄小玲
温州都市报微信广告投放联系电话:0577-88825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