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杏初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新兰平和快青【视频】《这》《就》《是》《我》-九妹唱情歌

2017-03-05 全部文章 64 ℃
【视频】《这》《就》《是》《我》-九妹唱情歌


原创 |关锦麟赶到21兵工厂时,惨绝人寰的血案已经发生。血案发生在兵工厂的组装车间,组装车间是零部件组成枪炮、弹药的最后环节;遭遇敌特分子袭击,对抗日战争相持阶段的国民政府来说无疑雪上加霜。足球场大小的组装车间狼藉一片,**个技术人员和几十个装配工人以及运输武器弹药的鸡公车夫,被手榴弹炸得缺胳膊少腿;遇难者倒地后又被枪弹在脑袋上扫射一通,惨死的情状骇人听闻。关锦麟木然了,悲戚交融着愤怒形成的泪珠大滴大滴从眼眶中迸涌出来,跌落在血肉模糊的屋地上。有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关锦麟不是一个眼软的人,他经历过保定狙击战、杜门胶着战,少华山、天门山反击战陈沛佟,目睹过朝昔相处的战友在他的身边倒下也没掉过泪。可是现在却不一样,这里是观音山,国民政府的十几个兵工厂从敌占区迁徙过来后隐伏在大山深处的沟沟道道中;四周兵警林立,竟然遭遇敌特分子袭击;关锦麟心中自然悲痛不已。关锦麟痛心疾首地埋怨警备司令部司令员陈子怀,说你陈子怀堂堂的国军少将是吃干饭的是不是?卑职叮咛过多少次,21兵工厂关系到抗日战争的成败问题;是兵工企业的重中之重,日伪特务早就对这个地方虎视眈眈;让你派驻两个团的兵力像保护眼睛一样加强保卫,可是敌人就是在重兵把守下开了一个天窗;你还能说你的保卫工作万无一失?看来你这个少将司令员是应该引咎辞职了!关锦麟在心中把陈子怀埋怨一阵又悔恨自己掉以轻心,总以为观音山地形险峻,有两个团的重兵保卫是铜钱铁壁。哪能想到问题就出在“铜墙铁壁”上甘甘的世界,敌特分子竟然在铜钱铁壁中虎口拔牙。一种难能克制的悲伤、幽怨、愤怒、懊恼汇聚成难能阻挡的怒火,从关锦璘的三孔七窍之中迸发出来。32岁的中将总督都眼睛红了医念霜华,耳朵红了,鼻子歪了,嘴巴大张着向外喷泄着怒火。关锦璘顿时变成一只火碌碡冥婚凄谈,烦躁不安地在车间里搜客网,车间外走来走去;双目炯炯有神地凝视着横七竖八的尸体。从现场的惨状分析,凶手是用手榴弹先开打的;几十枚香瓜手榴弹投掷过去将人炸死后新兰平和快青,又用冲锋枪补射;死者的脑袋上程度不同地中有枪弹。如此残忍的屠杀,只有受过专业训练的职业杀手才能做到。关锦麟心烦意乱地向车间纵深走了几步,才发现白色的脑浆、紫色的肉块在现场飃溅得四处都是。未组装好的枪支、火炮、工作台乃至四周的墙壁上,零零落落、这儿那儿沾满令人寒碜的污秽腥物。关锦麟心情沉重地做出这样的结论:手榴弹爆炸后形成的冲击波,将人的脑浆和肉块削成碎片带满车间都是;仿佛下了一场肉雨。手榴弹爆炸后在地面冲了十几个大坑,而枪弹击打在砖混结构的墙壁上留下密密麻麻的弹痕;组装车间简直成了刽子手的杀人场。什么人如此凶狠?什么人如此的残忍?用手榴弹将人炸死后还要用冲锋枪扫射一番,惨死者连一具完整尸体也没留下来!关锦麟心中嘀咕着,突然发现一面墙壁上有灵光闪现;便就大步流星走过去窥看。灵光闪现的竟是一枚镶嵌在墙壁里露着屁股的弹壳,在太阳光线的作用下熠熠放光。关锦麟把弹壳从墙壁的夹缝中抠了出来放在手掌心去看九州飘渺录,却是一粒鲁格弹的弹壳。鲁格弹的弹壳外表是黄铜制作色泽光亮,大小如同一颗落花生;手枪、冲锋枪皆能使用。鲁格弹又是mp38/40德式冲锋枪的专用子弹。Mp38/40德式冲锋枪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枪支,在中国战场上只有犬神俊彦的野狼特战队具有;当然日军的其他间谍组织是不是装备永城一高吧,关锦麟心中并不清楚。提起鲁格弹和mp38/40德式冲锋枪,关锦麟并不陌生。关锦麟在杜门飞机场刺杀日军华北派遣军司令长官小牧多系时,小牧多系的卫队长犬神俊彦和野狼特战,就是用mp38/40德式冲锋枪的鲁格弹击中他的腿肚子的黄儿营吧。残留在关锦麟腿肚中的鲁格弹是山口美黛子在一座丛林里给他取出来的。谢振南山口美黛子用洁白的牙齿咬开关锦璘被枪弹击中,已经结了痂的伤口;从肌肉里抠出一粒鲁格弹。关锦麟倒没显示出多么痛苦,山口美黛子却抱住他嘤嘤啼哭;使关锦麟不知如何面对这个小巧玲珑的日本姑娘。关锦麟腿肚子上中的鲁格弹就是山口美黛子用mp38/40德式冲锋枪给打的。山口美黛子击中关锦麟时还是野狼特战队第9分队雌狼战队的队长,不过山口美黛子给关锦麟拔取子弹时已经是个反战义士了何天心。关锦璘第二次受伤在少华山佛爷坪,腿上同样中了一枚鲁格弹。这一次他没请别人帮忙,而是自己在火上烧红一把尖刀嫠开伤口;从腿肚子里把子弹挖出来。关锦麟从小习练武功体格强壮,两次被鲁格弹击中后挖取出来;很快便恢复元气,这在烽火连天的战场上也算一个奇迹。现在,在观音山,在21兵工厂的组装车间;鲁格弹重新出现,关锦麟心中五味杂成。“犬神俊彦的野狼特战队重返观音山?难道这家伙好了伤疤忘了疼,不记得三年前差点被歼灭喇嘛山的惨痛教训!”关锦麟心中琢磨着,自问自答:“观音山跟喇嘛山可是近在咫尺,你在这里杀工人,就不怕将你抽筋剔骨!”关锦璘心中说着,把眼睛向前看去,只见大后方副总都督王国伦、警备司令陈子怀、天宝市长田宝怀、警卫团长薛小银、女子特工队长邬天鹰几人正在现场紧张地查验尸体。关锦麟嘘叹一声,接上前面的思绪继续忖道:“凶手倘若不是犬神俊彦的野狼特战队,那么现场咋会发现鲁格弹的弹壳?”关锦麟默默寻思着,突然想起汪精卫投敌后成立的76号特务组织中华一家亲。76号特务是日本人训练出来的冷血杀手,装备mp38/40德式冲锋枪是完全可能的;他们如果潜伏到组装车间制造血案,那就跟吕明端脱不了干系!”一想起吕明端,关锦璘更就觉得事态严峻,立即向那边忙活的警备司令陈子怀喝喊一声:“陈司令你过来一下!”陈子怀比关锦璘年长新金玉梅,已经有40多岁;曾经是国军108师师长,大后方基地建立后做了警备师令部司令长官。陈子怀听关锦麟喝喊,两手握成拳状贴在左右肋骨上;以军人特有的步伐跑到关锦璘跟前道:“关将军喝喊职下?”关锦麟把手向车间外面指指道:“陈兄立即对你的属下警卫一团马本展部、警卫2团鱼小鱼部、警卫4团薛小银部做出部署,封锁21兵工厂下出山的各个交通要道;发现可疑人立即扣押,敢有反抗者格杀勿论!”陈子怀领命去了,关锦麟定了定神;继续打量现场的惨状。偌大的组装车间缀满白色的脑浆、紫色的肉块;猩红色的污血仿佛长了牙齿的蚯蚓天武乾坤,咬噬着地面上的土皮向四处漫延过去,引来成群结队的绿豆苍蝇逐污叮臭。时令已至冬日,不甘寂寞的苍蝇嗅到组装车间的血肉后竟然蜂拥而来四处乱窜;发令人恶心的“嗡嗡”声。关锦麟心情十分沉重,眼含热泪盯视着满目苍夷的乱象;心中的怒火便像火山一样爆发了。平日里还算沉稳的关锦麟此刻突然变成一只怒狮,歇斯底里仰天长啸:“啊——啊——啊啊啊——!”关锦璘的嘶吼使车间那一头的王国伦、田宝怀、邬天鹰全都站起身向这边观望。伫立关锦麟身后的猴子和银子更被师傅的反常举动吓蒙了。猴子和银子面面相觑一阵相互用眼神询问对方:师傅中了魔?如此的狂怒不堪!少华山佛爷坪遭遇日军飞机轰炸的现场比这个惨烈;师傅也没有出现这种反常情况啊!银子按捺不住飞饭,怯懦懦向关锦麟跟前近了一步叫了声:“师傅!”便就不敢再吭声。关锦麟看了银子一眼,似乎感到自己失态;才镇定下来。关锦麟重新把目光瞥向血肉横躯的现场;一种惊悸酸楚的心绪便就笼罩了他的心房。关锦麟是国民政府大后方基地的1号首长,21兵器工厂是他这几年用汗水浇灌出来的精品;敌人选择这个地方下手,不啻于用刀割他的肉,用斧砍他的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