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杏初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换季【视频】《天山雄鹰》营口采访记第134期-春的故事

2017-01-29 全部文章 154 ℃
【视频】《天山雄鹰》营口采访记第134期-春的故事
《空军航空兵第三十七师战友纪念册》

[东北之行NO:04]
视频欣赏《哎哟,妈妈》
一、战友动态
(一)北京女战友作家刘戈一路经西安
——顺路收集飞行素材

7月5日,原空九军女战友、女作家刘戈一路经西安一天。下午两点,师第六任政委李民仓、原空109团副团长贾西军两位老战友前往酒店看望并座谈。刘戈一顺路采访收集师当年的飞行素材。

下午6点,约在西稍门杏花村酒楼继续座谈并共进晚餐。原西指司令、少将王永才,原西指副政委、大校张如生,原109团副团长贾西军,原师直工科干事吴庆德,原师政治部宣传科干事、师修理厂教导员姜新发等五位和刘戈一熟悉的老首长老战友参加看望并座谈。

刘戈一就当年飞行训练中飞行员和地勤保障人员相关述语和空地勤战友的事迹进行了收集调研。讨论和聚餐会至晚8点半结束,贾西军战友和李民仓政委争抢买单,最终贾西军买了单,赞!

刘戈一是师二代、师政治部副主任刘会川老首长的女儿,在军营里生在军营里长大。刘会川老首长1919年11月出生,是山东临沂人,1943年参加革命,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前在混成旅任职,结束后在丹东空军浪头基地空二军空四师12团3大队任大队政委,和当时击落美军王牌飞行员戴维斯的张积慧为搭档,张积慧任大队长。调入我师任师政治部副主任前先后任职空军浪头青椅山场站任政委、新疆哈密场站政委、空九军任军事法院院长、自治区八一农学院军代表。刘戈一母亲因在丹东有正式工作一直未随军,是她姥姥带着她兄妹三人随刘副主任转场进疆的。进疆时她10岁,在哈密、空九军大院长大,高中毕业时报名入伍在空军乌鲁木齐医院服役。6年后退伍复员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重新入伍,在乌鲁木齐空军医院、北空医院从事医务工作,还在空九军政治部宣传部帮助过一个阶段的工作。她从小爱好文艺写作,在空九军时就发表多篇文学诗歌作品而小有名气。现在她是战友中很有名望的诗作家和歌词作家。她参加了去年11月初天台山的老战友聚会,是《天山雄鹰》战友纪念册编委之一。祝她新作不断,再创写作辉煌。





(二)北京女战友作家刘戈一返京
——王永才司令夫妇告别宴


7月6日晚,原西指司令王永才夫妇相约西安9位战友作陪,在沣镐东路西安饭庄为原师政治部副主任刘会川的女儿、空九军女战友、女作家刘戈一返京送行。师第五任政委王凤录,师第六任政委李民仓,师秘书科、宣传科科长、空军军史专家、空军军旅作家、《天山雄鹰》编委主任王有生,师政治部主任阎超英和夫人战友焦翠霞夫妇,空109团副团长贾西军,师直工科干事吴庆德,师政治部宣传科干事、师修理厂教导员、《天山雄鹰》编委副主任、主编姜新发,师作战科参谋、《天山雄鹰》编委、执行主编谢永春出席参加送行。


当天上午和下午,壬永才司令、贾西军、姜新发都埋头阅览刘戈一新作初稿并标注修改意见,刘戈一约老处长王有生进行了一天的深入讨论座谈。

晚宴结束后,姜新发送刘戈一回宾馆岑范,促膝长谈两个小时。刘戈一请姜新发欣赏了采用了她的夺冠获奖歌词的歌曲《最美桂林水》等作品,姜新发详细了解了刘会川老首长一生从军的人生历程和她在乌鲁木齐空军医院、空九军政治部宣传处、北空医院政治部工作情况和转业后的工作创作历程。
我们祝刘戈一才女战友身体健康,诸事顺利!

二、营口看望采访71年入伍老战友
按照和营口战友召集人暴海纯、刘兵营、张英彪三人的约定,我们本着只提前不迟到的原则,早上五点钟就起床乘地铁赶到了大连北客站。1小时后,早上8时15分,我们就乘高铁到达了营口东站。暴海纯战友和刘兵营战友带车在东站出站口迎接我们,大家热情拥抱,互致问候,自去年4月三峡聚会一别,大家已有一年多没再见面了。在入住酒店我们见到了在酒店等候我们的张英彪战友,他和我们也曾在去年三峡聚会中相聚。

空37师的营口战友都是71年入伍的,有营口市区的,也有营口周边郊县甚至山区的比如盖县,当年共有200多名,他们同批入伍同乘一趟军列到达昌吉阿胃滩机场,一部分从事机务工作,一部分从事后勤工作,都为当年保障飞行训练做出过重要贡献。
一到酒店,我们放下行李,就把他们收集来的营口战友的军营老照片进行筛选和扫描。

中午十一时许,在三位战友的认真组织下,在附近预订好的丹丹酒店我们见到了营口市区和附近郊县的九名战友。大家一见面全是熟悉面孔,好亲热好热闹,东北人豪爽好客的特点和品质体现无遗。
当年大家都是战斗在同一个机场好几年,为了保障飞机上天,每个飞行日都要见面,进场退场、为飞机充电加油、食宿等等,都是互相依存互相配合的,今日见面自然是回忆无限。在坐战友认真填写了入册战友个人信息登记表,补充扫描了军营老照片,然后展开了热烈的叙旧,座谈讨论一小时左右。

每个战友都讲述了当年军营岁月里那些难忘的故事。马庆军讲他在卫生队时山下独居的牧民老乡媳妇难产骑马急驰来到卫生队求救,卫生队组织抢救小组开救护车到家中帮着顺利接生挽救了产妇和婴儿生命的感人故事。张英彪拿出来两张当年13号任务中坠毁在东跑道头延线1000米处巴基斯坦波音707军用运输机的现场照片,讲述了当天他值班时的坠机过程。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刘兵营战友带来的照片里有两张已经病故多年的师修理厂副教导员付合春老战友的照片。

张英彪战友讲述了当年飞行日他在机场现场值班时及时发现一架正在着陆的比斯战斗机与另一架正在着陆的巴基斯坦军用波音运输机在同一高度同一航线同时进入着陆状态的危险情况,马上报告了塔台飞行指挥员孙振清,孙振清马上命令比斯战斗机拉杆复飞,避免了一次两机相撞机毁人亡严重事故的发生。事后孙振清老领导专门过问阿胃滩场站给他荣立了个人三等功。张朝印战友讲述了当年气象台两位女兵多才多艺的难忘的故事。

姜新发讲述了一件付合春在修理厂任副教导员时暴风雪中抗令带队抢救东梁村哈族难产孕妇中表现出来的坚定果敢和不怕撤职处分的品质,在场战友无不感动抹泪。最感人的是赫庆武和王雄伟两位战友,他们都是师修理厂无线电组的无线电员,同在一个工作间工作,同住一间宿舍住宿,共同生活了三年多,两人见面时,王雄伟看到盼望已久的赫庆武居然因患脑梗行走说话都受影响,上楼还需要挽着,还跑了20公里来见面。想起当年他活蹦乱跳,有说有笑,充满了活力青春。今天一见不仅老了病了,目光呆滞了一脸疲倦还要人挽着,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抱着赫庆武就失声痛哭。在场战友无不动容。

聚会的时间是短暂的,大家相聚在一起有激动,有伤感,有欢愉。短短几个小时,我们深切的感受到了营口战友对空37师战友的一片真情。我们要告诉全国战友:营口有我们一批好战友,营口战友有故事,营口处处很感人。我们为营口战友点赞点赞再点赞!

三、营口71年老战友彭启友
6月15日中午和营口战友代表见面会最感人的场面之一是和教练机中队彭启友老战友见面。他和我当年都是教练机中队的特设员,我俩是同年兵,我们同一个新兵连训练,同一个教导队特设专业培训,同在中队的6架飞机上爬上爬下,同一个中队菜地劳动,同一个球场打球,周一张饭桌吃饭,同一个宿舍睡觉,周日同一张牌桌拱猪......近四年,感情相当深厚。他是我们分队唯一一个东北兵,而我们西安有5个人,即赵银良、蒋保全、王青国、徐长喜和我。他健壮结实,爱说爱笑,篮球场、排球场处处都有他的身影,机场飞行和机械日之外,业余时间处处有他的笑声武行天下。他上劲心强,直爽坦率,又没有小心眼,新老战友都喜欢他。他后来是中队球队领队,团支部委员。1974年11月他复员后我们失去了联系。
去年四月份在山西战友王建林、任彪组织的阿胃滩战友三峡聚会中高杨氏,我通过气象台张朝印战友打听到了他的手机号,当时就给打了电话,他一听到是我就激动的哭出了声,很是动情,我也感动落泪。这次营口见面之前,教练机中队战友们纷纷委托我向他问好。

我两天前就委托暴海纯战友告诉他了我来看他,他两个晚上都没睡好。昨天见面,一开始我没认出他来,他看着我足足的楞了有两分钟,才转过神来一把抱着我失声痛哭。他比当年瘦了,也比当年黑的厉害,44年了,变化很大。张朝印战友说,彭启友今年都66岁了,还在为生活打拼,在营口一个大型私企打工,他有一儿一女虽都已结婚成家了,但是他生活都非常贫困,源于他十多前的一场车祸遭遇,他是因祸致贫。当年,复员后他安排在镇派出所工作,不幸遭遇的那次车祸,让他保住了命却丢了工作,因车祸死亡一人,从此导致他致贫。他的艰辛从他的面容就能看得出来。他说他的头发全白了,今天是特意染黑了来的。

见面会上战友们讲话时他好几次落泪。告别前他给大家唱了一首《祝酒歌》。唱歌之前他讲了几句话。他说他看到中队战友觉得特别特别的亲,激动的就是想掉眼泪。复员回来后,有十多年梦中老是梦见和中队战友在一起的情景,不是在机场就是在营房。他现在只用了一个最便宜的老年手机,既不会发短信也不会用微信,只会接电话。他说这次见面让他从内心知道了什么叫战友情。见了战友就是想哭,就是想倾诉,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这些话说得在场的营口战友都落了泪。出酒店大门以后告别时,他和我拥抱时又失声痛哭起来了,又是作缉又是鞠躬,表示对我来营口看他的感激之情。

彭启友,这个战友真是和当年一样朴实坦诚讲情义重感情。我邀请他十月初前来西安参加教练机中队聚会,告诉他经济困难他不用考虑,战友们可以为他分担费用,他抹着眼泪连连答应,说一定来一定来,太想大家了。整个感觉,这些年他过得都不舒心,很压抑。真是同情。



四、盖州市看望关恒勋赵永泉老战友
到了营口,我们是必须要到正南偏东方向30公里外的原盖县现盖州市去看望老战友关恒勋的。他今年已经76岁了,曾经是我们师直教练机中队的副指导员。后来又是师直运五中队的指导员、师政治部组织科副科长,转业前是师直工科科长。多年来他一直都杳无音信,教练机中队、运五中队和教导队的许多老战友们一直在寻找他四季康美,挂念着他。这次东北之行,找来了他的联系电话,不少战友提醒和希望我们前去看望他,特别是四川永川的刘吉伙老战友再三叮嘱,大家都想他。

6月16日上午九点,我们在营口战友刘兵营、暴海纯两人开车陪同下来到了盖州市鲅鱼圈区昆仑大街葫芦岛银行门口,一下车我们就一眼认出了微微海风中在银行门口等候我们的老关和老赵两位老战友。

在热情的拥抱握手中我们看到这两位老战友经过了分别后四十年的风风雨雨,虽然都已经白发苍苍,失去了当年往日的青春容貌,但是他们都依然和当年一样精神焕发。老关说话的风格还和当年一年,东北腔,声音高,嗓子亮。他高兴的说:“哎,天哪,你们真滴来了!我想你们哪,这可是千真万确滴呀雕刻爱情!”

他让我们叫他老关头,他喜欢大家这么称呼他。他带我们来到了路对面小区楼上的家中。嫂子外出不在家,他热情的切了西瓜摆上了200元一斤的大樱桃招待我们,给我们搬出了影集像册帮我们扫描照片,按我们提供的统一表格填写个人信息,很是积极和热心。
老关头是1960年6月在长春招飞入伍的,在空军长春预校学习后到山西太原空军10航校学习飞行,因身体原因改行留校做了学员队队长。1972年10月10日航校撤销燃情之桥,他分流到空九军保卫处帮助工作,接着正式分到我师教练机中队任副指导员,做了我们的中队领导。他爱好运动打球,能写能唱,多才多艺。74年师运五中队组建时被任命为运五中队首任指导员,他把运五中队搞的生气勃勃。后来他又到师政治部任组织科副科长,1979年下半年到师司令部任直工科科长。

转业后他一直在营口市西市区人民法院任院长。他很自豪的告诉我们,他法院院长当得很称职,因为他是部队政工干部出身,在部队就参加过普法培训教育,在法院他又勤奋学习,钻研法律业务,成为一个十分称职内行的法院院长。他还很自信的告诉我们,他经受住了考验,是一个十分廉政干净的法院院长。他喜欢研究和书写对联儿冷碗碗,并且很有高度了,他虽然在书法界没有什么头衔,但他的作品在朋友圈一直享誉很高。他答应为《天山雄鹰》提供一组对联书法作品入册。

我们见到的赵永泉老战友是71年12月份与我们同批入伍的,他1993年8月转业,军龄23年。在部队期间他任阿胃滩场站汽车修理连司务长,因表现优秀,多次被部队送往军校定向培养,成长为部队一名优秀财务专家。在部队他先后出任阿胃滩场站财务股出纳、会计、助理、股长,转业前任师管理科科长,副团中红杏泄春光校。转业后他分配在营口市港务局任财务科科长,直到2001年1月退休。


忙至中午,老关头和赵永泉带刘兵营、暴海纯我们四人就在楼下对面一个海鲜家常饭馆叙旧午餐,老关头儿给我们详细提供了师运五中队的编制人员和任务情况,赵永泉给我们提供了财务股人员编制和工作情况南海归墟,盖州战友马庆军赶来参加了叙旧午餐。餐后老关头、赵永泉陪我们开车前往附近海边开放沙滩广场散步聊天。至下午两点,我们谢绝了他们两人的要我们多住两天、到附近各地参观游览一下的盛情安排,前往盖州市内看望阿胃滩场站第二任站长刘德禄老首长。

老关头的照片中午在教练机中队战友群发出后,战友们纷纷向他问好。他表示,一定前往参加下半年十月份在西安举行的师教练机中队老战友聚会。我们衷心祝愿老关头开心快乐,永远年轻!也祝老赵等盖县战友们万事如意,健康快乐!

五、一个维族战斗机飞行员传奇(连载二十三)
【作者】约提库尔?艾力第二章 鹰击长空第十四节 飞行事故
历史上一个叫马赫的人发现了音速,从此就以他的名字命名音速为马赫数或M数。歼-6飞机一个明显的特点是速度超过音速M数1后的操纵特点,是在海平面飞行真速超过1224公里/小时就是一个M数,随着飞行高度的上升M数的值就下降,因为M数与空气密度有很大关系,空气密度越大它就越大,空气密度越小它就越小,高度越高空气密度越小,当高度一万米时一个M数的飞行真速1090公里/小时。歼-6飞机上有马赫数表和飞行真速和飞行表速表,马赫数表指示飞行M数是多少,真速是指飞机相对与空气的速度,表速指相对与空气密度的速度,在飞行时靠表速来操纵飞机,在低高度表真速没多少相差,在高空相差就很大,高度越高相差就越大。福建前线的飞行员们为什么爬到一定高度就再上不去,为什么一开炮就进入失速螺旋,就是飞行表速太小了。开始,我们对此搞不明白它们的关系,初学阶段常常搞混记不住,我们就开展互帮互学,学习可以增加智慧和知识,智慧和知识同样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我为了不辜负宋军长对我的很高的希望,不断学习不断研究,常常在课堂外面,在房间里在没人的时候拿着小飞机模型琢磨,什么是飞机的表真速?什么是飞机的真速,M数和M数表的作用,超音速飞行给飞机操纵上带来什么特点变脸的原理,何超雄从亚音速到超音速有什么特点,从超音速减速到亚音速又有什么特点。在飞行中这些关系没搞好,对飞行技术的提高有很大的影响,甚至可能发生飞行事故焖子的做法。
我们大家对超音速飞行后出现的“激泼”和“音障”搞清楚时遇到困难。我反复阅读《歼击-6型飞机飞行原理》一书,一遍又一遍的拿着飞机小模型琢磨,在纸上画上飞机机翼切面,再画飞机超音速飞行时所产生的“激波”在飞机机头机翼上移动的情景及“激波”及局部“激波”的对操纵飞机的影响,我常拿着塑料飞机小模型在水里滑行,看到水流的痕迹总觉的有一点清楚的样子,飞机冲破“音障”前是亚音速飞行,当飞机冲破“音障”后就是超音速飞行,当地面听到“咚”的霹雳一样的声音,那不是晴空霹雳而是飞机突破“音障”时发出的声音,陆军大哥们说那时飞行员在开“加力”。特别是当M数从1.04减小到0.97附近时,飞行作用力曲线图的变化像一个很深很深的针刺式样,操纵飞机时操纵力上在瞬间变化很大,M数减少后过了0.97附近后很快恢复到原来的曲线附近。所以,歼-6飞机从亚音速增速到超音速时,开始推驾驶杆,慢慢的推杆力量变为拉杆,飞机不断增速由拉变为推杆,减速时平飞减速和机动减速操作上又不一样。平飞减速时推杆动作当M数从1.04减小至0.97时,推杆突然要拉一下又顺速推上去,逐渐又要变为拉杆。当做机动飞行如斤斗、半斤斗翻转时,飞行员为了让飞机快速通过垂直向上位置,把符合向上机动速度的飞机从平飞位置进入,这些动作的高度都在高空进行,表速到900公里/小时时真速早超过M数1.0以上,飞行员这时不停的向后拉杆就是为了快速通过垂直位置,当飞机状态在上仰80-90度时,M数正好是0.97附近。飞行员在这个位置上,把大量拉杆动作顺速变成推杆,推完后此时M数又减小到了0.97以下,飞行员又要把推杆动作改变为继续拉杆,一直拉到这个动作的顶点。因此,给飞行员在操纵上增加了一个非常难于掌握的麻烦的飞行动作。初教-6型飞机,MIG-15BIC飞机,歼教—6飞机等飞机都没有这样的操纵动作,这个问题我认为是设计上的缺陷,不应该有的问题,中国的歼—6飞行员们都习惯成自然了,飞行史上就在这个位置上从苏联到中国发生了多少次机毁人亡的飞行事故安立敏,谁也没算过,我们的老飞行员们说歼—6飞机就是这个问题。苏联人早就停产了MIG—19飞机,并早就退出现役谙组词,用性能更好的MIG—21飞机替代。我认为这种反常操作现象,只要我们飞行员反复练反复去作,操纵动作最终会掌握的。
我们正热心的学习改装理论的时候,我们空37师师属夜航大队,在一次夜航训练中发生了一起一等事故。我们空军把机毁人亡的飞行事故评定为一等飞行事故,飞行员逃生飞机坠毁的评定为二等,飞行员安然无恙飞机经修理可以继续飞行的评定为三等飞行事故。
夜航大队这次的飞行事故是一个1968年入伍山东籍的老飞行员发生的,一听他的名字就知道是谁,我们和师夜航大队在一个空勤灶吃饭互相都认识,他在歼—5甲飞机上飞夜间穿云图课目时发生的,穿云图课目是任何一种飞机在复杂气象飞行时,在云中飞行的标准的像简单气象中的起落航线一样的一个起飞着陆的飞行课目。飞行高度根据云层高度和飞机性能制定,换季这个飞行员当穿云下降到1000米左右,飞到乌鲁木齐国际机场的一个近距导航台上空时,听到飞机信标铃声响,信号灯亮,信号灯和铃声只要下面有任何导航台信号而高度在一定范围内时,飞机的铃声就响信号灯就亮,这时这个飞行员误认为到了自己机场的6000米位置上的高度300米时才到的远距导航台上空,这是个非常致命的判断错误,飞行员立即做了在离机场6000米远飞行高度300米时才做的动作,也就是做了远距离导航台上空做的动作,把远近距导航台选择电门板到近距导航台位置上,放下着陆时放的大角度襟翼,一看飞机在高度300米位置时自己还在1000米,就想立即下降高度到300米以下,完全乱了。
事故调查组判断出,飞行员当发现自己听错了铃声看错了信标灯时,就想立即纠正自己的错误,做出错误动作。调查组为什么下这样的结论呢,他们根据飞行无线电通话录音磁带作出了判断,录音磁带中我们清楚的听到老飞行员的“通过远距,襟翼放好着陆”的报告词和塔台指挥员的“你的时间还不到远距吧?你的位置到哪里啦”等通话录音。着陆引导雷达也提醒飞行员高度低。当飞行员知道自己判断错了,纠正自己错误时想把放下去的着陆襟翼收起,但是,飞行员紧张中误提了在和着陆襟翼把手在一起的发动机停车手柄,苏联的MIG—15,MIG—17飞机构造上都把两个把手放在一个很近的位置中,一旦误提停车把手后再把它放回去是没有用的,在航空学院就规定飞MIG—15飞机的飞行学员,在收襟翼时只要误提一次停车手柄,哪怕是摸了一下或提了一点都要停止飞行资格,赶出飞行队伍,改为其他兵种。这个飞行员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样的错误一屋赞客,也知道自己的错误下面的指挥员等人已都知道了,任何一个飞行员也知道自己犯了这种错误后的结局是什么?也知道此时的心情是怎样的。所以,飞行员想立即减少损失,想立即重新开车,重新开车是可以的。但是高度太低飞行员无法实现,飞机发动机还没有启动起来飞机就坠地了。夜间飞行员也无法看到地面,也不能场外进行迫降,跳伞高度也太低,因为当时空军没给歼-5甲飞机安装“00”式跳伞座椅玛尚祛痘,所谓“00”式就是零高度零速度可以跳伞,飞行员想跳伞也已高度太低了,就这样飞行事故发生了。
从事故现场判断飞机发动机已在关车状态,但停车把手在正常工作位置上,说明飞行员把把手放回去了,又看出空中点火电门在空中开车位置上,说明飞行员曾做了空中开车动作,但高度太低没开起来,飞机空中开车按理论原理说是比地面停放时候要顺利并要快些。因为,在空中当发动机停车时只要不是什么零件卡住才停的车,就会根据速度大小来旋转,速度大转速就大些,速度小转速就小一些,这个转速是飞行速度的空气让发动机的涡轮吹转的,在一定的条件下飞机发动机在有转速时比停放在地面没有转速时的启动起来快又顺利,但是,高度太低还没发动起来就坠地发生了事故。事故的性质是非常严重的,兰州空军和空军工程部都来人调查这次的飞行事故。
我们立即停飞进行了安全整顿,传达了事故的经过和和发生事故的原因,这次事故的原因很清楚就是飞行员判断错误操纵不当,最后处置错误所发生的。不久全师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在阿胃滩机场的所有部队包括师直、飞行团、夜航大队、场站全体官兵都参加了追悼会。事故中牺牲的飞行员的父亲、妻子和儿子,以及其他十几个亲人都从山东省来参加了追悼会,他们的哭声使人震动,我深深的向这位老飞行员的遗像鞠了三次躬。我飞行以来第一次参加了在事故中牺牲的飞行员追悼会,心里出现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久久不能消失,特别是新机种歼-6飞机刚开始学理论还没飞一个起落架次就遇到事故,而且是同一个机场在同一个跑道飞行,在同一个空勤灶吃饭的飞行员突然出事故牺牲了,怎么能让人心里安静呢?
[东北之行待续]
[声明]
“春的故事”除“原作原创”外,所转载内容,只想与微友共同分享,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侵犯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如需转载,务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