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杏初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护士注册【视频】《竹溪地名》后记:写一本书,安放乡愁-竹溪生活

2016-12-10 全部文章 83 ℃
【视频】《竹溪地名》后记:写一本书,安放乡愁-竹溪生活






?关注民生事 传递正能
》导航栏(↓点击查看详情↓) 》加小编微信:teng1932
114
婚恋社区求职
拼车

教书为稻粱谋,写散文只是业余爱好海林吧。后者,于物质生活无用,对精神世界可有。
正如乡愁,根本上不只是指向某个地方,或更是一种精神归依。
而每一次,当我回顾这点业余爱好时遮天之古仙,都会想到和说到一件事。
那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一个春天,我去竹溪县城东郊的三堰坝拜年“走人家”。那里麦青菜花黄的田野,向我透露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麦田下隐藏着两千多年前城市的下水道;山岗上,埋藏着西汉的坟茔,出土过汉代的货币、铁器;三堰坝中部船形寨村的土层里,深藏着竹溪河畔早期文明的石器时代的陶器残片……这个地方,是竹溪于西汉首次设立武陵县的县城所在地。

鄂西北的瑰丽与沧桑,如一道神秘大门,从这个城郊冲击盆地的某些部位,吱呀一声,悄然向我打开一丝缝隙,令我怦然心动。相关的历史专业知识,帮助并激发我,探究这些发现背后的前因后果……于是,成文曰《寻访柳州城》。
虽然,学生时代就有写作的爱好,但自这个春天之后,此爱好于我,不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我似乎找到了自己的那只“笔”……
之后,当我以人文的视野,重新打量我的出生地——蒋家堰镇的时候,理解了它的来龙去脉、别样风情。于是我用《千年露水集》、《露水集“变脸”》,表达对它逢露而集的生命力的钦佩。
当我以文学的眼光,重新欣赏我家门前的竹溪古代八景之一“画屏烟雨”所在地——画屏山,它便成了我的故人,它的每一次晨昏变幻,都令我“相看两不厌”,因此有了《相惜画屏山》。
当我以历史的情怀,再一次穿越儿时无数次走过的秦楚边界上的故垒险关——关垭的时候,我闻到了它数千年时空里烽火硝烟的味道,便用《楚长城随想》,细说我“看到”的无数《穿越关垭的风云人物》。

高中时代,我从蒋家堰镇到县一中,来去之间,无数次骑车穿过竹溪县城的西关老街。有了散文写作的兴趣后,我不再是这条老街的匆匆过客。我以笔触,轻抚西关街沧桑的飞檐、庭院、铺门板,回顾《西关旧事》,从其每一寸空气里弥漫的老时光,去《追溯西关老街的多元历史文化》。
当竹溪县城北面的塔儿湾里,那堆唐代将军尉迟敬德督造的七层塔的残砖,与岭上茶垄边北宋传奇英雄杨六郎的“疑冢”,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令我浮想联翩。继而《走进塔儿湾》,走进了《武当风》等刊物和竹溪老乡们的视线。

这样的书写,让囿于三尺讲台、数十亩校园内的我,有幸走向了更加广阔、深邃的乡土原野。我在《流亡山村的祖先》中讲述的,发生在纪家山、大石门、周家湾的三个清代移民故事,正是鄂西北移民史的经典,是竹溪无数移民家族的历史缩影。

我去了竹溪、竹山之交的风水宝地——双河口,拜访明代鄂西北的首富王三盛,探寻他的豪华宅院“三盛院”的秘密,发现“三盛院”,如一个腐朽的旧梦,早已残破,连记忆都无法完整打捞。我的《风雨三盛院》,便成了告别与纪念,或者就是如“好了歌”那般的几声叹息。
那一次去“三盛院”,交通还十分不便。我与两位老友,一路风尘中颠簸、荒芜中寻觅……所费周折、所历艰难,皆化作友谊的温度、行走的力量,温暖和启发我,直到今日。

于是,再行走。何雨婷当我走进竹溪南山深处的丰溪镇,其四水归池的地理,商代战场的遗迹,秦汉边关的历史,薛刚反唐的传说,“深山小香港”的风情刘子蔚,催生了《泗水镇风情》。
我走进那个大山巍峨、峡谷奇秀、烈酒飘香、盐道传奇的向坝,听出了山民们高亢、悲凉的山歌中遗存的《诗经》之风、放达的《楚辞》之骚,我的心思难以释怀,只把缕缕文思猫惊尸,化作了《向坝之风》……

我知道,我站立和抵达的地方,正是先人劳作过、创造过、抛洒过汗水甚至鲜血的土地,其下涌动着家乡历史的信息、地域文明的光彩……于是,我的目光,不断伸向鄂西北竹溪那些更隐秘的部位,尝试着走进故乡的内心深处。如此,不断写出了一些以竹溪地域文化为主题的散文随笔,并由作家出版社结集出版了文集《乡情万种》。
2002年夏,我因工作调动,走向远方。然而乡思乡情藕断丝连,继续沿笔端流淌。我把以前乡居时没有涉及到的题材,以及回乡时行走形胜之地,如中峰寨、甘家岭村、曾家寨、龙王垭、八卦山、新洲、同庆沟、莲花村、敖家坝……等等这些地方的所见所闻所感,写成《舌尖上的竹溪》等一系列散文随笔,在报刊上发表;应十堰市宣传部、文联的“美丽十堰”征文而创作的《十堰这个地方》,获一等奖……

所以,这本书里的文章,多是与鄂西北竹溪地方历史及乡土文化有关的考察发现,溶进了故园之思、人生感悟。它们是笔者多年来在无数的业余时间片段里,积累下来的。其中的绝大多数,曾发表在各种报刊上笑傲官途。
因此,这些文章于我,如走向四方的孩子,每一篇都有不同的经历、不同的秉性、不同的命运。我时常挂念它们。总在想,它们应该有一个更好的归属。
现在,在竹溪县委、县政府的规划、领导和支持下,竹溪的文化部门计划以“竹溪辞典”为名,出一套以鄂西北竹溪地域文化为主题的系列丛书,以助益于“内修人文”的地方文明建设。
也许因为笔者这些文章,蕴含了竹溪地理人文的一些内容,并多与竹溪的地名有关,故以《竹溪地名》为名,成为其中一册。

地名是一种地理标识。我们天天叫它,使用它。至于它的来龙去脉,本没有必要想那么多、知道那么多藏龙出海。但当初取这个名字,定是有原因的。就像父母给孩子取名字,总有无限心思、满腔热望一样,不少地名是有讲究、有来源、有故事的,甚至是有温度的。
有的地名,即使已无从知其最初的渊源,但后来此地,发生过许多故事,留下诸多相关传说或史料,总惹人遐思猜想。
当然,也有一些地名,后来变了,就像人忘记了初心。这变化,大多也因为历史变故。比如“文革”期间,我老家蒋家堰镇的一些村镇的地名,改得很“政治”,叫民主、红庆、七一、前进,等等。其时,大约全国各地皆如此。但这些地名,如风吹浮云,很快飘散。
这从反面说明,最终留下来、长期使用、一直叫到今天的那些地名,一定是根植于土地和岁月,像植物一样生长出来的。

这样的地名是有强大生命力的。鄂西北竹溪多长山大川,山重水复、山明水秀,故地名文化丰富多彩。而历史上杀手俏妈咪,此地长期天高皇帝远,山川形胜、村落集镇的命名,多来自民间,颇有乡土气息。
同时,这一带历史上战乱频乃,尤其是明清之际,县城迭遭兵匪蹂躏,文献被焚毁殆尽,时间老人便因此语焉不详,地名有关的文化,多在口耳相传中,打上了浓郁的传说色彩。这使得竹溪的地名及有关的传说,犹如弦外之音,成为通向历史的幽径,或更显现出文学的意味。
时间流逝,物是人非,那个地方总还在,那个地名竟如故。这是文明的幸运。就如多年以后,邂逅故人——哦,你还是当年那个样子,你还在这里啊!这是人生的幸运。
地名因此成为一种历史符号。当无限岁月消失之后,当各种文献消亡之后绝情弃妃,往往正是地名巨魔芋,顽强地透露着有限却珍贵的历史文化的信息。

这些透露出来的历史文化信息的精髓是,古往今来,一个地区只有作为政治、经济的节点,才能确保它的稳定发展王兆力。
从长时段、大范围来看,使得一个地区兴衰的根源,是在它所处的时空樊落,其次是它的社会构成,最后才是基于自然、社会环境之上形成的地区文化。
地缘政治、经济的序幕,一旦开启,就遵照它自身的逻辑去发展。
鄂西北承东启西,南北过渡,江汉纵横,是处东西南北之枢纽的中国自然“国心”处的中央高地,如此重要的战略地位,已经长时间地被忽略了。
而今天,这样独居优势的战略地位、地缘意义、文化内蕴护士注册,日益凸显。

本书的文章,主体是散文,或谓“非虚构写作”。最初写的时候,并非为着探究竹溪地名渊源的目的。故在该书修订阶段,为凸显“竹溪地名”这个主题,笔者围绕地名,将篇目作了重新组合,并在每组文章之前,添加了与文章主题有关的主要地名(一个或多个)的方志方面的引注。、
而那些与文相关的次要地名倪尔萍,以及笔者没曾游历采写、却颇有渊源和故事的竹溪地名,特选取其中一部分,予以简介,列入附录中。如此体例,算是融方志入文学吧。

乡愁一写二十年。文运与国运相牵。文逢盛世。写了二十多年的关于竹溪地域文化的散文和随笔,继2008年出版《乡情万种》之后,现在得以再一次汇集起来,奉献给故乡。一介竹溪游子、学子的乡愁,也因此得以慰藉。
竹溪之美,美如其名。认之深,则爱之切。期望此著,或有助于地方旅游文化开发、文明建设,亦有益于人们对竹溪的认知,进而更深切地爱她。
感谢多年来关爱、鼓励、支持我的业余散文写作的各位尊长、朋友,尤其感谢竹溪的宣传、文化部门。拙著之纰漏、不足之处,敬请读者指正。
注:《竹溪地名》为《竹溪词典》丛书五册之一。2017年4月,现代出版社出版。

来源:山海之交(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编辑:小玉 审核:福哥
爆料、求助添加客服微信:teng1932
运营:竹溪县福方信息科技有限公
竹溪热点聚焦
??竹溪人紧急扩散,你的朋友圈有很多人也许身陷其中
今日评论区话题讨论:
#你最想对竹溪2017届高考学子说的一句话是个啥?#
截止到6月9日10:00整,评论区点赞最高的小伙伴记得添加客服微信号:teng1932(长按可复制,添加好友备注“评论红包”),我们将给你一个红包哦~
▼找顺风车|找工作|找房子|二手买卖|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