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杏初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扬州二手【视频】《藏北秘岭重返无人区》登山不是征服,而是对自我的挑战-星缘影城

2017-07-02 全部文章 84 ℃
【视频】《藏北秘岭重返无人区》登山不是征服,而是对自我的挑战-星缘影城
60万平方公里的羌塘,被雄伟的昆仑山脉和冈底斯山脉紧紧怀抱,不仅是中国最大的无人区,也是中国最大、世界第二的自然保护区。它完整保留了“地球母亲”的史前风貌,尧建云被称为地球“第三极”、“生命禁区”。

 生存在这浮躁的世界,被生活绑架,被金钱束缚,而《藏北秘岭-重返无人区》则给观众展示了一场净化心灵的旅程。饶子君在电影里有这么一段旁白:“我们都曾在年少时扮演骑士撒世贵,但如今却嘲笑英雄。”或许当我们真正感受过世态的沧桑后,才能感悟到,镜头前她的这份真实,也属于镜头后的我们滨海古园。

这不仅仅是一部纪录片,而是生而为人对这个世界的探索。在恶劣的自然环境面前,才能发现人类是多么的渺小。千里冰川,承载了数十亿年的沧桑,而人类文明只不过是其中的零星毫厘。来到了这里,所有的感叹都无法用语言描绘蝾螈有毒吗,只是面对它、感受它,它将永远不会被人类掌控。

一位95后导演饶子君,一个70后制片人蔡宇,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年轻电影人,组建了这支拍摄队伍,身负着所有人的希望,毅然决定踏上这趟艰险的道路,向未知的无人区进发。面对神秘的世界第三极,他们是开拓者,也是使命行者。

2000年的一次行走西藏之旅,让导演饶子君的父亲从公司高管变成了一名独立登山家。他曾说过:“登山不是征服,而是对自我的挑战,是与大自然的亲近齐如意图片。”靠着理想、坚韧和激情,他已经登顶全世界各种级别的雪山18座,其中10座是8000米级雪峰。然而一次登山意外事件,让他完成攀登“14座大满贯”的梦想戛然而止。
父亲对雪山的情感,在饶子君身上得到了延续。为了培养她的攀岩能力,激发身体潜能,年幼时便让她接受攀岩技能练习。2012年,饶子君更是跟随父亲进藏进行高原适应性训练。父亲去世以后,虽未涉足无人区,她却一直心系这片令人疼痛的高原。在这里,她希望用心的开始和父亲完成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告别。
对于饶子君来说,《藏北秘岭·重返无人区》不仅仅是自己的导演处女作,更担负着她生命的不能承受之重威廉·密里根。

导演饶子君从广东出发去拉萨:
为此,她可以五天五夜蜷缩在只能盘腿的小货车里,从深圳横跨8000里奔袭拉萨;她可以为了完成拍摄舌战“群儒”,怼天怼地怼自己;她可以拖着患有严重呼吸综合征的身体,在6000米海拔的高原上“换一次命”;
苍茫沉郁的海报主色调中,一个清晰有力的小脚印踩在一个日渐模糊的大脚印中,时间在空间中重叠,情感在行动中接力。冷峻的画面紧扣影片的“重返”主题,弥散出炽热的情感,意义非凡八点半明月珰。无人区蜕变为人类心灵疆界的原始底色,影片原始粗砺的精神气质呼之欲出。

影片整个拍摄过程历时近40天,从拉萨出发一路向北2000公里,跨越400平方公里的内陆冰川,横穿荒无人烟的戈壁,面对变幻无常的恶劣天气,在死亡的边缘爬过6200米的最高海拔,忍受零下40℃的极限气温龙地洞,深入藏北无人区腹地。总行程3441.511公里。摄制组48人,最终坚持完成影片拍摄的仅余8人。
人生路上,每个人心底都有一个无人区
在先导预告的结尾,导演饶子君首次出镜,揭示出影片拍摄的另一层含义,即是要来无人区“见故人”。据悉,子君导演的父亲是著名登山家,立志成为第一个登顶全球14座8000米山峰的汉族登山家,扬州二手在2012年创纪录(世界第三)的完成55天登顶3座8000米级山峰的壮举,2013年在攀登第11座8000米山峰时,梦想戛然而止。在无人区“惨烈”的拍摄过程中,“抵达父亲曾路过的高度卑留呼,接近并理解父亲”一直支撑21岁的子君风雪前行。

制片人兼编剧蔡宇同样对羌塘无人区怀有特殊情感。在他心中,严重风化破碎的羌塘ap汉人,如同自己曾经“支离破碎的流放岁月”,荒凉与风雪的时光呼啸而过金民锡,如同回到自己儿时的故乡。“每一个独自行走在路上的灵魂,都有一段忧伤的往事和不得已的亏欠,西藏路、人生路,而无人区的道路更是浓缩的人生人头饭。”因此在连续去过可可西里无人区和羌塘无人区后,他产生要“重返无人区”拍摄一部纪实探险电影的念头。”为此曾光希,蔡宇筹备三年铁心郎君,与饶子君导演一起带领剧组深入羌塘无人区,以追溯亲情和生命存在真谛的情感诉求,在5000多米海拔的高度完成了《藏北秘岭·重返无人区》拍摄的同时,也缓缓打开了心底的无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