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杏初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手表论坛【视频】《老公的烦恼》好好笑-九妹甜蜜情歌

2017-10-09 全部文章 108 ℃
【视频】《老公的烦恼》好好笑-九妹甜蜜情歌


原创 |路荣丰被分到第一缉下方留言区精彩互动查科后,心里确实很不服气。随-梦-小说WWW.SUIMENG.lā他在特务处行动大队,虽然不是小队长,但好歹也是个组长杀鱼弟。在行动队,也算一员干将。被李邦藩选中后,心里沾沾自喜。心想,调到经济处,怎么说也得提一级吧。可他万万没想到,到经济处后,不但没升职,反而降职了。他与任纪元原本是一个行动小组,他是组长,任纪元是自己的组员。到缉查科后,自己与任纪元,反倒平级了。他不想着,到经济处后,以后吃香的喝辣的,衣食无忧。一心只想着,自己被降职,心有不甘。如果他被分到第二缉查科,遇到阳金曲这个科长,或许他还不敢动小心眼。但朱慕云算什么?在保安处的时候,就是胡梦北的小跟班。机缘巧合进了特务处,也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人物。要不是小野次郎给他上了几节课,朱慕云能飞黄腾达?“路组长,朱慕云明天晚上,请我们去古星饭店吃饭,去还是不去?”任纪元找到路荣丰讨主意。“去,怎么不去?古星饭店可是城里最高档的酒楼了,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路荣丰最后一句话,将音拖得老长。不但要去吃,而且还得多吃,最好能把朱慕云吃穷,吃得破产,那就再好不过了。“他们两个是怎么想的?”路荣丰问,他跟任纪元以前是一个组的,任纪元一向听自己的命令习惯了。让他往东,他不会往西。但保安处来的那两人,那就把不准了。“王超和王强,哪能跟我们行动队比?他们早就说了,一切以路组长马首是瞻。”任纪元笑嘻嘻的说。“朱慕云这个副科长,早晚坐不稳。只要他一倒,兄弟们的日子就好过了。”路荣丰自鸣得意的说。可以预见,朱慕云干不下去之后,副科长的位子,非他莫属。所以,趁着朱慕云刚上任,就给他一个下马威,活生生的将他架空,自己才有机会上位。就算朱慕云占着茅坑不拉屎,自己也可以掌握第一缉查科的实权。第二天晚上,路荣丰带着任纪元和王超、王强,去了古星饭店。朱慕云与他们约好的是六点半,可是路荣丰故意拖延,等到七点的时候,才进古星饭店的门。但是,当他走到包厢门口的时候,原本得意的路荣丰,突然愣住了。还在门外,他就听到了里面推杯换盏,酒酣耳热的声音。这让路荣丰怒火中烧,自己给了朱慕云的面子,可朱慕云倒好,客人都没来,他就开吃了,这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嘛。路荣丰猛的推开包厢的门,他满脸怒容,冲进去就要怒骂。可是,当他看清包厢内的人时,到了嘴边的话,被他生生的咽了回去。因为,他看到了曾山,还有李自强。最重要的,还有一位日本军官。虽然只是一名少尉,但哪怕就是警察局的局长,见到他,也得曲意逢迎。“路荣丰,你们朱科长请客吃饭,你这兔崽子竟敢迟到,是不是不想在缉查科混了?”曾山一拍桌子,沉声说道。他是条老泥鳅,朱慕云请客,还把大泽谷次郎叫上。刚开始,他还以为,朱慕云只是想介绍大泽谷次郎给他们认识手表论坛。可听到朱慕云,还请了缉查科的路荣丰等人时,他就明白了。朱慕云资历浅,威望不足,缉查科的人,不听号令,也是理所当然的。可朱慕云跟大泽谷次郎的关系,似乎却不错。两人有说有笑的,路荣丰哪怕再强,有大泽谷次郎在,也翻不起风浪。“我记错时间了,以为是七点半。”路荣丰见到大泽谷次郎,胆气已经吓走一半。再听到老处长曾山的话,所有的底气,全部消失掉了。“连吃饭的时间都记错,缉查科还留着你们干什么?”李自强也在旁边帮腔。“朱君,你的这些手下,没有时间观念。要不要给你换掉?”大泽谷次郎突然说。“这个嘛……”朱慕云看了路荣丰一样。看到朱慕云淡然的目光,路荣丰吓得胆战心惊。经济处的好处,他当然知道。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进经济处而不得。自己进了经济处,连屁股都没坐热,如果就这样被轰走,回到特务处行动队,还能有好日子过吗?“朱科长,我保证,以后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犯触摸未来。”路荣丰连忙服软。之前,路荣丰觉得,朱慕云没有后台,更没有背景。可今天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朱慕云不但跟曾山和李自强熟悉,而且还跟日本军官熟悉。这样的关系,随便哪一条,都不是自己能得罪得起的黄芷晴。“是啊,朱科长,以后你再请客,我们一定准时到。”任纪元感觉自己都快站不稳了,自己跟着路荣丰瞎闹,这是要断送前程的节奏啊。“朱科长给你们天大的面子,喊你们来吃饭,竟然不知道珍惜,还想着下次?”曾山冷冷的说。“这次是我们不对,罪该万死,还请朱科长能宽恕。”路荣丰朝朱慕云拱了拱手玩赚乐,无奈的说。进入大阵之后,龙炎就到了一片荒凉的世界之中,脚下全是黑色的沙砾,炽热的气息蒸煮着大地。“看来天罡神焰比地煞真火要强大得多!”大阵世界,每个角落都弥漫着天罡神焰的气息。此时,他体内的地煞真火开始躁动起来,与天罡神焰有了无形的联系。“希望不要有人镇守天罡神焰赵雪飞。”龙炎心中在祈祷,镇守天罡神焰的人,至少也是武王,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根本不可能得到天罡神焰。天罡神焰被阵法封印,肯定是有人想融合天罡神焰,只不过,时机还没成熟。“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走!”随即,龙炎就朝着大阵的中央位置奔去。“到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龙炎就到了大阵的核心位置。前方,是一座百米大小的圆形祭台,祭台的四周,是九根直径三米的黑色柱子,每一根柱子之上都刻画着玄奥纹路,释放惊人的寒气。九根黑色柱子支撑着一幅画卷,那画卷便是整个大阵的核心阵图,将天罡神焰封印在祭台之中。透过阵图,刘虞佳可以看见被封印的天罡神焰,天罡神焰是银白色的火焰,在祭台之上熊熊燃烧,吞吐着火舌,任何的能量都要被炼化,万古不灭。“天级灵器!”突然,龙炎的目光注意到了祭台的中央,那里有一口三足两耳大鼎,青铜色,与左秋雨的灵玄鼎有些相似,却是一件天级灵器。“天罡神焰的力量果然比地煞真火要强大得多。”九根黑色柱子乃是万年寒铁打造而成的玄冥镇魔柱,青铜大鼎是整个大阵的核心,吸收大阵的力量和万年寒铁的寒冰之气,融入阵图之中,不断消磨天罡神焰的力量。这样虽然可以消磨天罡神焰的力量,可惜,天罡神焰的力量十分强大,就算是武王,也要被焚为灰烬,就算是九重武王想融合天罡神焰,也至少还需要等待上百年的时间。“人类小子,你的体内怎么会有地煞真火的气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从阵图之中传了出来王凤友,熊熊火焰之中,一个银发少年出现。银发少年十五六岁的年纪,面容俊俏,一头银发无风自动,目光凝视着龙炎,如同主宰万物的霸主。“果然,无极八荒日月神焰的本源灵体在天罡神焰这里。”要炼化融合异火,最关键的便是炼化融合异火的本源,异火由天地孕育而生,经过无数岁月,才会开启灵智。开启灵智之后,再经历无数岁月,在异火本源足够强大之后,就会形成本源灵体,借助本源灵体,异火可以化为人形,与人类武者一样修炼,其修炼的速度远在人类武者之上。每一种拥有本源灵体的异火,都十分恐怖。因此,拥有本源灵体的异火,是最难镇压、炼化融合的。前世,龙炎融合的五种异火之中,就有一种拥有异火本源灵体,他借助九阳神鼎都未能将其镇压,最后,还是无道动用了轮回之力,拼命将异火困住,龙炎以燃烧精血为代价,才将异火封印在九阳神鼎之中,足足花了半年时间才将其炼化妖精当道。据龙炎估计,无极八荒日月神焰比他前世遇到的那种拥有本源灵体的异火还要强大一些。“我融合了地煞真火,体内自然有地煞真火的气息。”龙炎回答道。“不可能,你只不过是地武一重的蝼蚁,根本不可能融合地煞真火。”银发少年看出了龙炎的实力,根本不相信龙炎有融合地煞真火的能力。“你看看不就知道了。”龙炎手掌摊开,一簇灰白色的火苗出现在手中,地煞真火的气息释放出来。“真的地煞真火。”银发少年神色有些激动,冲龙炎冷声呵斥道:“小子,快将地煞真火给我。”一旦融合了地煞真火,那九根镇魔柱的寒气就无法压制他,而且还能被他吸收,到时候,他就能破阵而出。龙炎岂能看不出来天罡神焰的想法,他脸上升起一抹笑意,道:“地煞真火可以给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什么条件?”银发少年问道。“臣服于我,让我炼化融合。”龙炎说道。“小子,多少强者想融合本座,最后都是被本座吞噬,你不过区区地武境,蝼蚁都算不上,也想融合本座,口气不小。”银发少年十分不屑的说道。他与龙炎的实力相差太大,就算他让龙炎炼化融合,龙炎也无法承受他的力量。“不试试怎么知道呢?”龙炎面色不变,道:“别人奈何不了你,我却可以,地煞真火的本源已经被我炼化,再炼化你,很简单。”天罡神焰和地煞真火本是一体,他已经得到了地煞真火,就相当于控制了一半的无极八荒日月神焰,再加上九阳神鼎,他有百分百的把握镇压天罡神焰冒险岛冰狼。更重要的是,他可以让地煞真火吸收天罡神焰的能量,此涨彼消,天罡神焰想不被镇压都不行。“大言不惭,小子,你要是现在将地煞真火给本座,本座还会考虑送你点好处,否则,本座要将你活活吞噬。”银发少年冷声威胁道。“既然你不愿意臣服我,那就别怪我了。”龙炎目光微沉,紧接着,身影一动,就到了祭台上空,盘坐在阵图上。“天罡神焰,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主动臣服!”龙炎凝视着下方的天罡神焰,冷声说道。“人类小子,休想!”银发少年面色一怒,挥手之间,银色火焰化为一头火龙,朝着龙炎撞击而去。“轰!”火龙就要撞在龙炎的身上,却被阵图挡住了。“敬酒不吃吃罚酒,找死!”龙炎冷哼一声,手掌一翻,九阳神鼎就出现在手中,随着他结出几道手印,九阳神鼎就融入了阵图之中。九阳神鼎吸收阵图的力量,一道道金色的符文朝着下方落去宁波通商银行。“这是什么?”九阳神鼎的气息让银发少年十分忌惮,那金色符文,他的力量根本无法磨灭。“你们毕竟是我缉查科的人嘛,你们以前是曾处长和李处长的人,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嘛。这样,为了表示你们的诚意,等会下去把账结了吧。”朱慕云狡黠一笑。他想过,路荣丰可能会起妖蛾子。但今天这顿饭,原本就是要收拾路荣丰他们。要不然,他也不会特意把曾山、李自强,还有大泽谷次郎都给请来。“那是应该的,多谢朱科长能给这个机会打雪仗的英文。”路荣丰看了一眼满桌子的山珍海味,心里暗暗发苦。原本想吃朱慕云一顿,把他吃穷,吃到破产。但现在,恐怕被吃穷的会是自己,这顿饭之后,自己之前积攒的那点身家,一下子全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