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杏初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手游盒子【视频】《即使身边都是“死太监”,也要试图“雄起”——读〈曹全碑〉有感》-与书戏

2018-10-03 全部文章 178 ℃
【视频】《即使身边都是“死太监”,也要试图“雄起”——读〈曹全碑〉有感》-与书戏
在古时,曾有这么一群没有“鸡鸡”的“废物”,也被人“尊称”其为公公,有了权力之后,想找点曾经作为男人的自信,刷存在感,就开始要要要,想着法子乱搞事情,带坏皇上,干预朝政。你说,一个卵都没有用的人,你这样做,让那些真“有机的”朝堂上公知读书人,情何以堪? 别生气,读书人,我没说你,我说的是汉代“党锢之争”那时的公知读书人,因为他们无论如何,还曾试图雄起过。
入伏以来,我觉得我整个人像是“瘫”了,很难挺直的站起来精神精神,公众号半个字憋不出来,真不是我忘记你们了,虽然我知道,你们也不会真在乎我。
这些日子,我蒙头只读《曹全碑》一个碑文,有如经文,宣言。每天早晚温习发誓,一定要整出点“所以然”来,如今我都快会背诵了本文,却连“知其然”都有点整不明白了。事后,我站在火辣辣地太阳底下反思问自己,人家有机无鸡关你毛事,即便会背此文,于汝鸟又有何用?太阳底下,我衣裳尽湿,衣裳尽湿,衣裳尽湿!
《曹全碑》是谁写的?又是谁书谁刻的?生活中我没有什么路子,找不到到什么于此有关详尽细致的资料,但不影响此碑的功用和对它的艺术欣赏,虽然这增添了点朦胧迷允恪茫。

“其辞曰:懿明后,德义章,贡王廷葛健,征鬼方,威布烈,安殊荒,还师旅,临槐里,感孔怀,赴丧纪王萌黎,嗟逆贼,燔城市,特受命,理残圯,芟不臣,宁黔首,缮官寺,开南门,阙嵯峨,望华山,乡明治,惠沾渥,吏乐政,民给足,君高升,极鼎足!
------------------碑文如实说曹全”
通读此碑文,可以大致了解到书法“秀至极致”的《曹全碑》的背景,正如碑文中所说,“....遷右夫風槐里令,遭同產弟憂,棄官。續遇禁网(冈),潛隱家巷七年。光和六年(183年),復舉孝廉。七年(184年)三月,除郎中,拜酒泉祿福长.....”,所说的禁冈,该就是指东汉恒帝,灵帝时的“党锢之争”一事。
“党锢之争”,东汉恒帝, 灵帝时,宦官专权,世家大族李膺联合太学生抨击朝政,166年,宦官将李膺等逮捕,后虽释放,但终身不许做官。灵帝时,外戚解除党禁,欲诛灭宦官,事泄。宦官于169年将李膺等百余人下狱处死,并陆续囚禁,流放,处死数百人,后灵帝在宦官挟持下下令凡“党人”的门生故吏,父子兄弟都免官禁锢。公元176年(熹平五年)闰五月,永昌太守曹鸾上书为“党人”鸣冤急冻奇侠,要求解除禁锢,灵帝不但没有听从,反而收捕并处死曹鸾,党锢的范围扩大,波及更多的无辜者。直到中平元年184年春二月,黄巾之乱兴起,汉灵帝怕党人与黄巾一同作乱,遂于夏四月丁酉日大赦天下,党锢方解除,历史上称为党锢之争,也称作党锢之祸,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预示着大汉即将走到尽头,要改名换新主人了 。
曹全大致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下工作和生活的!
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此人做了什么事情值得后人为他刻碑歌功颂德?
他的碑又为何被后人评价甚高?请看他的简历,观看他的视频!
[ 曹全简历]


视频解说词:
【《曹全碑》全称汉郃阳令曹全碑,隶书,碑立于东汉中平二年十月。明万历初年出土于陕西莘里村,1956年移立于西安碑林。东汉光和七年(公元184年),一个叫曹全的官员,来到陕西郃阳,担任县令。曹全是西汉开国功臣曹参的后裔,他的高祖,曾祖父和祖父都举孝廉而为官,他的父亲早年亡故,曹全以贤孝知名,曾收养他的叔祖母,继母,十分孝敬。因而当地有“重亲治欢曹景完”的谚语。为官之后,他为人清廉正直洋葱炒猪肝。建宁二年169年,曹全任西域戊部司马,当时疏勒国王和德叛乱,曹全率兵征讨,他与士兵同甘共苦,而且智勇双全,最后活捉并处死了和德。胜利凯旋,沿途方国送礼无数,曹全皆登记造册,全部交公。公元184年,张角黄巾起义,福禄县村名郭家起兵叛乱,于是曹全被任命为郃阳县令,镇压了郭家。同时,曹全抚育鳏寡,救助疾困,恢复贸易和生产,培育人才。并在不增加百姓负担不耽误农时的前提下。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等等。取得了一系列的政绩。公元185年郃阳当地士绅王敞,王毕,王历等57人,共同为曹全刊石记功,名为《曹全碑》。《曹全碑》对曹全的家世,品德战功都极尽赞美,碑文还提到,曹全拿自己家的钱买粮米,分给体弱多病和双目失明的人,他的女儿桃妃配置药物“神明膏”,亲自送到驿亭,让人分给伤员,很多伤员都被治愈。明代万历初年,《曹全碑》在郃阳县莘里村出土,看日战争时期缅娜,郃阳县屡遭空袭,当时的陕西省政府暨教育厅等为保护文物,曾严令各县采取措施,郃阳县政府接到命令后,立即责成该县拓印碑石的工人,行知省等。在郃阳文庙内用土构筑窑洞,保护《曹全碑》,为了保守秘密,严防汉奸破坏,行知省和同仁放出风声,假称《曹全碑》已奉命被送往省城,1956年,西安碑林派人将藏在郃阳文庙中的土墙中的《曹全碑》挖出,用卡车将其运回碑林收藏至今。《曹全碑》不仅字数较多,保存完好。而且风格特别强烈万宇豪。堪称娟秀清丽风格的代表作,清代学者万经说它,“秀美飞动质子殿下,不束缚,不驰骤。洵神品也,与礼器碑前后呼应。汉石中至宝也”孙承泽说它,“字法遒秀,逸致翩翩。”康有为评其为“秀韵。”总而言之,不离一个秀字。曹全碑秀到了极致。然而汉碑气厚,《曹全碑》也不例外,它的秀是遒秀,秀而不弱,才是真秀。这体现在几个方面,其一,点画珠圆玉润。波折飘飘欲仙。曹全碑多用圆笔。藏锋起笔,即使渐收提笔,也尽量保持笔画珠圆玉润。短小的笔画,一般用中锋裹峰书写。虽然纤细而有立体感,质量感。波折的夸张是隶书的一般特征,《曹全碑》的波折尤其悠扬飘荡,如乐曲、如舞蹈,舒缓明丽而生机勃勃。如“于史民延”,《曹全碑》以平正取势,有堂堂正正,光明正大之感,即便点画较多的字,也不改成规,不尚其巧曹丕墓。如“童”,“糜”排叠,以拙为巧;而对于本来并不平正的字,如“负”,“或”则不平中求平正,别饶趣味。既能波折分明,又能横平竖直,是隶书用笔结构的关键所在,《曹全碑》的另一特点是,宽博雍容,饱满雄壮。“高”,“室”虽然上下宽窄变化,但处处宽裕,绝不拘束。“治”的口旁,“风”的下部,三角形宽阔,都传达出一种雍容典雅之美。 以壮求壮,则成粗糙;以秀求秀,责成糜弱。秀与壮,必相辅相成,才能文质相济,得其中庸,也正是因为在平正,博大,雄壮的基础上求秀,《曹全碑》才能秀到极致,楚楚动人。 】
曹全简历和其所处时代背景,显示了公知读书人与宦官公公之间的互撕来来回回数个回合,无论哪一方占优势,双都未曾手软过,虽然公公们总体上略占优势,但每每遇到干实事的时候,就妥协让公知出场,因为干实事,公公们确实不行啊!不行啊邓华简历!不行啊!如疏勒国王弑父篡位,不供职贡;县民“造反”,“妖贼”起义等等需要出力的地方,都是需要公知大夫亲力亲为哪。
全 征讨疏勒国,发扬战国时绝情军事家吴起(看完本文可以度娘搜“吴起”)的“吮膿之仁”精神;讨伐“黄色妖贼”,“县民暴乱”时,快刀斩乱麻,效果立竿见影,事后做好善后事宜,“遂訪故老商量儁艾王敞、王畢等,恤民之要,存慰高年,撫育鰥寡,以家錢糴(di)米粟賜癃盲。" 连自己大女儿桃妃都参与研发“匕首药,神明膏”免费救助伤残,还有等等其他值得表扬的举措,我想这样的将帅,是没有一个士兵和受其恩惠的领导接受不了的吧。
本碑立于中平二年(185年), 为何在镇压本地县民暴乱的第二年,便立了此碑颂扬曹全的功劳?碑文显示此碑的投资方为当地57位士绅,一同集资请人铭刻。曹全终究是汉王室权利的忠贞维护者,对于“乱民”,文中看来也未曾手软,"收合余燼,芟夷殘迸,絕其本根。” 其有力的维护了地主阶级的生命安全和权利,才被如此感恩戴德,流芳百世。
于此同时,曹全的本家枭雄“曹操”,在另一条战线上,辉煌正刚刚开始。而曹全的身影,则自碑起之日,其背影亦渐渐离去贺氏育发堂,了无痕迹......历史进入了新的年轮。
再来看《曹全碑》的碑刻书法,《曹全碑》是汉代隶书的代表作品,自从明末清初在陕西郃阳县出土之后,被后代的学术专家、文人雅士所临摹学习,历代对此碑的评价也颇高。
明代王澍在《竹云题跋》曰:
“汉隶有三种:一种古雅,《西岳》是也;一种方整,《娄寿》是也;一种清瘦,《曹全》是也。”
晚清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道:
“秀韵则有《曹全》《元孙》虚拟家庭攻略。”
“《孔庙》《曹全》是一家眷属,皆以风神逸宕胜。”
近代丁文隽在《书法精论》中也评其为:
“其最见习者如…… 《曹全》……等碑,结体曼妙,笔有余妍,汉碑中之秀丽者也。”
其实反观大背景,上有所好,下必仿之。灵帝时,时况尴尬,公知,外戚及宦官三者之间互相撕逼,皇上被夹在中间,日子实在不好过啊 ,于是好诗词歌赋,享受美好当下,审美形式上逐渐阴柔秀丽至极。175年蔡邕的《熹平石经》,178年公公们投其所好创办鸿都门学,著名辞赋家赵壹的《非草书》等等都是拜其所赐,迈克尔奥赫这之间也充斥着朝堂读书人与公公们数次的较量,虽然读书人不占优势,但屡败屡战,试图雄起。
如果说《曹全碑》气厚,秀至极致,“以壮求壮,则成粗糙;以秀求秀,责成糜弱。秀与壮,必相辅相成,才能文质相济,得其中庸。” 这里的秀中有壮,无疑类似于一群“有机”读书人在一群“无鸡”宦官公公丛中试图雄起抗争的“呐喊”! 秀劲的《曹全碑》极似那时汉代历史中美丽浪花的定格,让人心生涟漪,日日面对,于此酷暑,竟有了凉意。
---------------------------------------------------------------------------------------------------------------


君讳全,字景完,煌效穀人也。其先蓋周之冑

武王秉乾之機,翦伐殷商,既定爾勳,福祿攸同,

煌。枝分葉布,所在為雄。君高祖父敏,舉孝廉,

輔王室,世宗廓土斥(境)竟,子孫遷于雍州之郊,分

止右扶風,或在安定,或處武都,或居隴西,或家

敦煌。枝分葉布,所在為雄。君高祖父敏,舉孝廉,

武威長史、巴郡朐忍令張掖居延都尉。曾祖父

述,孝廉、謁者、金城長史、夏陽令、蜀郡西部都尉。

祖父鳳,孝廉、張掖屬國都尉丞、右扶風隃糜侯

相、金城西部都尉,北地太守。父琫,少貫名州郡,

不幸早世,是以位不副德。君童齔好學,甄極瑟

緯,無文不綜。賢孝之性,根生於心,收養季祖母,

供事繼母,先意承志,存亡之敬,禮無遺闕,是以

鄉人為之諺曰:“重親致歡曹景完。”易世載德,不

隕其名。及其從政,清擬夷齊,直慕史魚,歷郡右

職,上計掾史,仍辟涼州,常為治中、別駕。紀綱萬

里,朱紫不謬。出典諸郡,彈枉糾邪,貪暴洗心,同

僚服德,遠近憚威。建寧二年,舉孝廉、除郎中、拜

西域戊部司馬。時疏勒國王和德,弒父篡位,不

供職貢。君興師征討,有吮膿之仁,分醪之惠。攻

城野戰,謀若涌泉,威牟諸賁,和德面縛歸死。還

師振旅,諸國禮遣,且二百萬,悉以簿官。遷右夫

風槐里令,遭同產弟憂,棄官。續遇禁网(冈),潛隱家

巷七年。光和六年,復舉孝廉。七年三月,除郎中,

拜酒泉祿福長。訞賊張角,起兵幽冀,兗、豫、荊、楊

同時并動。而縣民郭家等復造逆亂,燔燒城寺,

萬民騷擾,人褱不安,三郡告急,羽檄仍至。于時

聖主諮諏,群僚咸曰:君哉!轉拜郃陽令,收合餘

燼,芟夷殘迸,絕其本根。遂訪故老商量儁艾王

敞、王畢等,恤民之要,存慰高年,撫育鰥寡,以家

錢糴(di)米粟,賜癃盲。大女桃婓等,合七首藥神明

膏,親至離亭。部吏王宰、程橫等,賦與有疾者,咸

咸蒙瘳悛。惠政之流,甚於置郵,百姓繈負,反者如

雲。戢治廧屋,市肆列陳。風雨時節,歲獲豐年,手游盒子農

夫織婦,百工戴恩,縣,前以和(河)平元年,遭白茅谷

水害,退於戊亥閒,興造城郭。是後舊姓及

修身之士,官位不登。君乃閔縉紳之徒不濟,開

南寺門,承望華嶽,鄉明而治。庶使學者李儒、欒

規、程寅等,各獲人爵之報。廓廣聽事官舍,廷曹

郎閤,升降揖讓朝覲之階。費不出民瑠川里菜,役不干時。

門下掾王敞、錄事掾王畢、主簿王歷、戶曹掾秦

尚、功曹史王顓等,嘉慕奚斯,考甫之美,乃共刊

石紀功。其辭曰:懿明后,德義章,貢王廷,征鬼方,

威布烈,安殊荒。還師旅,臨槐里。感孔懷,赴喪紀。

嗟逆賊,燔城市。特受命,理殘圯,芟不臣,寧黔首。

繕官寺,開南門,闕嵯峨,望華山,鄉明治,惠沾渥。

吏樂政,民給足。君高升,極鼎足。 中平二年十月

丙辰造。